经典案例
    全国统一服务热线
    0816-2240868
    经典案例
    买卖合同纠纷案例

     

            绵阳市三台县花园镇涪江村道路灾后重建项目由广州市第二市政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二公司)总包承建。广二公司将劳务、机械土石方、材料供应等工程专业分包给段宇实际施工。段宇在该分包工程施工中在绵阳真诚物资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真诚公司)购买近两百万元的钢材,合同签订购买方为段宇个人,广二公司未在合同盖章。因段宇未支付钢材款,真诚公司将广二公司、段宇诉至法院。一审绵阳市涪城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定段宇与真诚公司签订钢材购销合同属于广二公司职务行为,因此判决由广二公司承担支付货款的义务。广二公司不服该判决上诉到二审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维持原判。广二公司不服终审判决,依法向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经省高院审查再审立案,并予以提审。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审理后认定钢材购销合同买方主体为段宇个人,因此撤销原一审、二审判决,改判由段宇个人承担货款支付义务。

            本律师事务所胥荣、吴华东律师从二审开始接受广二公司委托参与该案。综合该案法庭调查及一审、二审判决情况来看,双方争议焦点主要是:一、段宇到底是什么身份,段宇与广二公司是什么关系。真诚公司认为段宇系广二公司职工,而我们认为段宇系专业工程分包实际施工人。二、真诚公司同时主张当时段宇签订合同时,完全有理由相信段宇是代表广二公司购买钢材,构成表见代理,且钢材确实用于该工程。而我们认为段宇以个人名义与真诚公司签订合同不符合表见代理特征要件。
            我们代理律师分析认为:本案虽然涉及建筑工程纠纷,但毕竟属于买卖合同纠纷范畴,并非建设工程合同纠纷。根据买卖合同相对性,支付货款义务必须是合同主体中的买方。本案从合同形式上来看,买方是段宇,要认定广二公司是实际买方,无非存在三种可能。其一,段宇有广二公司授权;其二,段宇系广二公司职工,系履行职务行为;第三,段宇签订合同行为构成表见代理广二公司的行为。
            因此再审中,首先我们举出大量证据证明,段宇系分包工程实际施工人身份,并与广二公司结清工程款,因此段宇签订合同行为不属于职务行为。其二,我们根据合同法对表见代理的规定,构成表见代理的首要特征是必须以被代理人名义与第三人签订合同,而本案段宇是以个人名义签订合同,不符合表见代理基本特征;其三,段宇并无广二公司授权。

            综上,省高院基本上认同和支持了我方观点,判决广二公司不承担责任。

            三台县花园镇道路灾后重建项目中,总建包方广州市某市政公司将劳务、土石方、材料供应等专业分包给段某施工。绵阳某物业公司以钢材欠款纠纷将广州某市政公司及段某告上法庭。在一、二审均判决广州某市政公司承担支付责任的情况下,子云律师受托代理广州某市政公司,向四川省高院申请再审。律师紧扣本案钢材买卖合同纠纷这一基本法律关系,举出大量证据证明段某系实际施工人身份,与公司清结账款,其行为不构成表见代理。再审法院即四川省高院最终采纳律师意见,判决广州某市政公司不承担钢材款支付责任。此判决有力维护了工程总承包人的合法权益,系再审胜诉的成功范例。

    提交您的需求
     姓名*
     邮箱*
     电话 
     其他备注*
     验证 
     
      
     
    2015 子云律师事务所,版权所有
    备案号:蜀ICP备16004139号
    技术支持:四川筑巢科技